把握新机遇 应对新要求 开拓新领域 ——“新基建”背景下勘察设计企业的高质量发展路径
                         上海市建纬律师事务所副主任  曹珊
    “新基建”是以新型基建为重点,兼顾新兴传统基建发展的新一轮我国基础设施、产业结构的优化和升级。“新基建”包括5G基建、特高压、城际高速铁路和城际轨道交通、新能源汽车充电桩、大数据中心、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七大领域,与通信、电力、交通、数字四大行业紧密相连。笔者认为,“新基建”的“新”不仅仅包含上述新兴产业的“新”,以上的数字化基础设施建设仅仅是狭义上的“新基建”。
 
    在“新基建”的背景下,传统基建企业可以在传统基建行业开拓新市场、新领域,也可以承担数字化基础设施中的传统设施部分,如物联网的库房、智慧医院和数据中心的房建、5G的铁塔、智能交通的道路等;传统基建企业可以将智能技术嵌入传统基建中,如利用BIM等管理工具开展智慧化勘察设计施工。笔者认为,上述新地域、新模式、新市场应当也包含在“新基建”中的“新”,是广义上的“新基建”的范畴。
 
    从各地推出的投资计划中,我们可以看到目前主要还是以传统基础设施项目为主,短期内狭义“新基建”还无法取代传统基建的角色,从投资体量而言,狭义“新基建”也不能支撑起经济发展的重任。因此,无论是政策方面所传递的信息以及内在特点,都意味着狭义“新基建”更多是基于数字技术能力的布局,“新基建”更大的意义在于很多领域可以和传统基建协同共生、相互助力,激发更大范围的产业融合潜能。因此,勘察设计企业对存量项目仍保持一定的关注度,同时需要关注“新基建”所带来的长期效应。本文中,笔者对“新基建”给勘察设计行业带来的影响进行分析,并就“新基建”背景下勘察设计企业的应对举措提出一些想法。
 
    “新基建”背景下的勘察设计行业
从“新基建”概念的提出到不断讨论的过程中始终不乏质疑的声音。有学者提出,“新基建”是“画饼充饥”;有学者担心,“新基建”会像过去建设投资一样“大水漫灌”。笔者认为,对于勘察设计企业而言,大可不必过度关注“新基建”是否是“画饼充饥”或是“大水漫灌”,而是将“新基建”作为行业转型的大背景,加快服务逻辑、服务模式的转变。“ 新基建”提出以“科技赋能、有效协同、强化运营”为导向,不仅会带来基础设施投资建设的改变,也给勘察设计企业提出新的服务要求。“更高、更强、更广、更深”的服务要求,未来将进一步贯穿“新基建”背景下勘察设计行业服务的始终。
 
    更高的专业化程度
與傳統基建相比,“新基建”聚焦以城市軌道交通、城市間高速鐵路、生態治理等基建補短板項目,並集中體現爲傳統基建領域的新興細分子行業。這些細分領域,給勘察設計企業的專業水平和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與此同時,在“新基建”的數字化基建領域,新行業、新技術的湧現也要求勘察設計企業在項目實際操作過程中,需要不斷地提高自身的專業水平,以滿足客戶的服務需求。
 
    更强的数字化程度
2019年《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要“支持企業加快技術改造和設備更新,將固定資産加速折舊優惠政策擴大至全部制造業領域,打造工業互聯網平台,拓展‘智能+’,爲制造業轉型升級賦能”。以5G、物聯網、雲計算等爲代表的萬物互聯互通,對傳統産業而言,意味著改造提升從而助力産業轉型升級。智慧城市、數字城市布局,將對勘察設計企業的工作基礎和工作交付、服務邏輯帶來改變,勢必也會同步要求勘察設計企業自身具備更強的數字化程度。一方面,這其中涉及勘察設計企業在項目實施過程中對相關數字化技術的熟練掌握與應用,包括BIM技術應用、在線協同設計、智慧勘察及智能施工等;另一方面,還蘊含勘察設計企業在日常的企業運營和管理過程中對相關數字化技術的運用,包括在線辦公、企業雲平台等在內的“線上設計院”建設等,進而實現從計劃、執行到檢查、改進的企業運營和管理全過程的數字化。
 
    更广的复合化程度
無論是“新基建”領域的傳統補短板項目還是新興的數字化項目,項目的複雜程度無疑會變得更高,往往還會呈現出跨領域、跨行業的趨勢,需要多專業、跨專業協同。從企業自身發展層面而言,“新基建”項目的勘察設計工作需要具備更廣、更寬的複合化視角。這不僅僅局限于企業自身發展層面,還需要勘察設計企業培育具備項目管理能力的複合型人才。
 
   更深的合作化程度
“新基建”項目日益呈現出跨行業、跨領域的特點,項目複雜程度會不斷增大。在這一過程中,除了極少數“航母式”的企業可以獨立完成以外,大部分企業都需要不同專長的企業攜手提供全鏈條的服務。因此,勘察設計企業還需擁有較強的資源整合能力和技術集成能力。而這些都需要勘察設計企業不斷深入挖掘整個産業鏈範圍內的合作深度。
 
“新基建”大幕已經逐漸拉開,未來勘察設計企業的價值實現邏輯越來越多層次化、多樣化,理念滯後、條塊分割、信息孤島、特色不清的企業不僅會面臨發展的困境,更會面臨生存的困境。只有響應並實現“更高、更強、更廣、更深”的服務要求,勘察設計企業才能在本輪“新基建”浪潮中乘風破浪、勇立潮頭。
 
    勘察设计企业如何参与“新基建”
結合以上“新基建”的概念、外延和特點,勘察設計企業需要准確踩點、規避風險、把握機遇。下文,筆者從本輪“新基建”浪潮下源頭信息獲取與品牌打造,到企業自我提升,再到項目參與方法以及建築施工企業在本輪“新基建”中應當把持的原則四個角度,爲勘察設計企業參與本輪“新基建”項目提供一些思路。
 
   把握新机遇
 
    1. 善用政策红利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今年拟安排地方政府专项债券3.75万亿元 ,比去年增加1.6万亿元,提高专项债券可用作项目资本金的比例,中央预算内投资安排6000亿元。重点支持既促消费惠民生又调结构增后劲的‘两新一重’建设。新开工改造城镇老旧小区3.9万个,支持加装电梯,发展用餐、保洁等多样社区服务。”“两新一重”建设中的“两新”,一是指加强新型基础设施建设,发展新一代信息网络,拓展5G应用,建设充电桩,推广新能源汽车,激发新消费需求、助力产业升级;二是指加强新型城镇化建设,大力提升县城公共设施和服务能力,以适应农民日益增加的到县城就业安家需求。而“一重”是指加强交通、水利等重大工程建设。
 
    从国家层面来看,已经为“新基建”项目的陆续上马提供了强大的政策支持,“新基建”领域的政策福利也将惠及领域内的各参与主体。除了中央层面的支持,截至今年6月底,全国已经有23个省市针对“新基建”印发了相关的政策文件,如山东省印发的《山东省数字基础设施建设指导意见》, 吉林省委常委第19次会议审议通过的《吉林省新基建“761”工程方案》,江苏省印发的《关于加快新型信息基础设施建设扩大信息消费的若干政策措施》以及上海市印发的《上海市推进新型基础设施建设行动方案(2020-2022年)》等。勘察设计企业应精准把握本轮“新基建”的政策风向,积极寻找到并利用好其中蕴含的政策红利,加快企业的自身发展。
 
    2. 善找重点区域
除了要善于发现和运用政策红利外,勘察设计企业还应善于发现本轮“新基建”所关注的重点区域,这些重点区域将提供更大的政策支持力度和更多的潜在项目机会。比如,重要城市群将是本轮“新基建”投资的重点区域。根据联合国预测,到2030年中国城镇化率将达约70%,对应城镇人口为10.2亿。到2030年新增城镇人口的约80% 将分布在19个城市群,约60%分布在长三角、珠三角、京津冀、长江中游、成渝、中原、山东半岛七大城市群。未来,这七大城市群将是投资重点。
 
    此外,在关注重要城市群的同时,今年《政府工作报告》在描述新型城镇化时重点提及了县城新型城镇化。2020年5月29日,国家发改委发布了《关于加快开展县城城镇化补短板强弱项工作的通知》,《通知》中指出:补短板任务包括医疗、教育、养老等公共设施建设;垃圾处理、污水处理等环境卫生设施建设;市政管网、交通等基础设施建设等。同时,《通知》提出了120个县城新型城镇化建设示范名单,这些示范县城同样值得勘察设计企业给予关注。
 
    3. 善挖自身特点
在“新基建”的背景下,不同行業的勘察設計企業的影響和機遇也是不一樣的,這就要求勘察設計企業需要結合自身所處行業特色,進一步培育和發揮自身的特點,積極應對所處行業産生的新的變化。對建築工程勘察設計行業而言,需要進一步培育智慧城市與智慧社區、智能安全設計、運維導向的動態設計能力;對工業工程勘察設計行業而言,需要進一步加對生産的數據流、産品的數據流、供應鏈的數據流以及建築信息數據流的互通能力;對土木工程、交通市政勘察設計行業而言,則應重點關注智慧市政、智慧交通、無人駕駛等帶來的一系列新機遇。
 
    4. 善避执业风险
“新基建”給勘察設計企業提供了難得的機遇,而這些機遇背後同樣也存在著風險。尤其是勘察設計企業在提供更加專業化、複合化和全過程化服務時,規避執業風險和把握項目機遇一樣重要。勘察設計企業在參與“新基建”的項目過程中,需要從企業內部管理的提升和積極借助金融工具兩個層面,做好執業風險的規避。
从企业内部管理角度出发,勘察设计企业应从完善内部的风险应对机制、制定妥当的风险管理措施、树立正确的企業文化、加强企业相关从业人员的能力提升等多个角度,推动企业风险规避能力更上一个台阶。对于积极借助金融工具的角度而言,勘察设计企业需要重视执业保险的作用。比如,山东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印发的《关于推行房屋建筑和市政工程勘察设计责任保险制度的指导意见》,就给勘察设计单位在执业风险的规避上提供了新思路,应当引起勘察设计企业的高度重视。勘察设计企业在参与各类“新基建”项目之前,不妨尝试为自己投一份勘察设计责任险,从而降低自身的执业风险。
 
    应对新要求
    本轮“新基建”的重要目的之一就是希望通过对新一代信息技术、高端装备、新材料、新能源等战略新兴产业加大基础设施的投入,为整个国家和社会的转型升级提供便利和硬件保障。对于勘察设计企业而言,需要顺应时代的潮流,积极引入新技术,助力企业转型升级。
 
    1. 以技术创新为驱动
2020年4月20日,在國家發改委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給“新基建”作出了明確定義:“以新發展理念爲引領,以技術創新爲驅動,以信息網絡爲基礎,面向高質量發展需要,提供數字轉型、智能升級、融合創新等服務的基礎設施體系”,並首次明確了“新基建”項目的範圍,包括信息基礎設施、融合基礎設施和創新基礎設施三個方面。“新基建”重點關注信息化網絡型基礎設施建設,強調加大消費升級和産業升級領域的基建投資力度,圍繞經濟結構的轉型和産業更新,助力新業態、新産業和新服務的發展與壯大。這些基建新領域的拓寬離不開新科技的支持,相較于傳統基建項目,無論是其行業本身科技含量還是作爲項目參建單位的科技門檻都有了一定程度的提高,如在傳統基建中需要融入“新基建”的數字化技術等。勘察設計企業既要聚集要素啓動經營生産,提高當前的生産效率、降低成本,同時還應當進行基礎設施的數字化布局,以應對新的服務需求,嫁接科技、數字等生産要素,創新産品服務以及盈利模式。
 
    2. 以新发展理念为引领
“新基建”的經濟效應將隨著時間的變化而逐步顯現,現階段需要統籌規劃、循序漸進,推動技術及管理標准的叠代。勘察設計企業無論從企業結構、人才結構和公司管理制度等方面,都應當應對“新基建”的需要,對企業各方面進行改革,包括機構改革、管理體系改革等。一是國有勘察設計企業加大混合所有制改革的力度,推進國有資本和社會資本的深度融合;二是加強市場化選人用人機制,“新基建”的創新程度遠高于傳統基建,而創新需要多個專業的融合,需要不同專業的人合作;三是加強激勵機制創新,推進市場化薪酬體系,推進股權、期權、分紅等中長期激勵機制。也就是說,勘察設計企業無論從企業結構、人才結構和公司管理制度等方面,都應當滿足“新基建”的需要。
 
    3. 以全周期服务为目标
2017年,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促进建筑业持续健康发展的意见》,其中在“完善工程建设组织模式”中提出:加快推行工程總承包和培育全过程工程咨询,“鼓励投资咨询、勘察、设计、监理、招标代理、造价等企业采取联合经营、并购重组等方式发展全过程工程咨询,培育一批具有国际水平的全过程工程咨询企业”。勘察设计企业提供给业主的产品不仅仅包括有形的设计方案和施工图纸,还应该包括前期项目策划、方案设计以及后期工程建设阶段提供的各类服务,这也正契合了国家倡导的全过程工程咨询服务的理念。
 
    开拓新领域
“新基建”帶來的機會很多,但對具體企業而言,並不是所有的機會都能夠被自己所利用。企業要把握與利用“新基建”帶來的發展機會,必須做好兩方面的功課:一是准確梳理出能夠被企業所利用的機會;二是積極主動地在有價值的機會點進行投資布局。
 
梳理能夠被企業所利用的機會,要抓住以下兩個關鍵點:一是這個機會要有足夠的盈利空間,能夠爲企業帶來豐厚的利潤;二是這個機會必須與企業現有條件相匹配,企業要有足夠的能力去利用這個機會
求新求變不能脫離企業實際,勘察設計企業需要結合自身實際情況,避免盲目踐行新模式,進入新行業、新領域。
 
    1. 工程總承包不是所有设计企业的必然选择
截至目前,国家相继提出了两项完善工程建设组织模式重要举措——全过程工程咨询和工程總承包。自3月1日,随着《房屋建筑和市政基础设施项目工程總承包管理办法》的施行,工程總承包成为当前工程建设行业热议的焦点。在工程建设行业,多数企业提出了大力发展工程總承包的愿景,但并非所有企业都具备做好工程總承包项目的资源或能力。
    近几年,设计企业参与工程總承包的业务模式主要有以下两种形式:一种是由设计企业单独承接工程并完成设计和总包管理工作,将施工分包;二是设计企业与施工企业组成联合体承接工程并完成其中的设计工作。在工程總承包模式下,从事工程總承包的企业按照与建设单位签订的合同,对工程项目的设计、采购、施工等实行全过程承包,并对工程的质量、安全、工期和造价等全面负责。与传统的设计、施工平行发包模式相比,工程總承包模式在发包时仅确定发包项目的规模、范围、功能和一些主要性能指标,尚无确定的施工图设计文件,甚至有些工程在招标时尚无初步设计文件。这样的工程建设组织模式,对企业从意识、资金、资源、人员、能力、管理等诸多方面都提出了较高的要求,缺少其中任何一个环节,都有可能导致工程建设组织模式变革的失败。此外,工程建设组织模式变革不是短时期通过资源的倾斜就可以解决的。笔者认为,工程總承包不是所有设计企业的必然选择,企业首先应当审视自身现有条件是否与工程總承包的要求相匹配。也就是说,企业是否足够的能力利用这一机会,再考虑是否进入工程總承包市场。
 
    2. 勘察设计企业向全过程工程咨询转型发展
全過程工程咨詢模式,也是現階段國家大力推行的工程建設模式之一。2017年2月,國務院辦公廳發布《關于促進建築業持續健康發展的意見》,首次明確“培育全過程工程咨詢”。隨後,住建部印發《關于全過程工程咨詢的試點工作通知》,決定在全國8個省份、40家企業開展全過程工程試點。2019年3月15日,國家發改委、住建部聯合印發《關于推進全過程工程咨詢服務發展的指導意見》,提出在房屋建築和市政基礎設施領域推進全過程工程咨詢服務發展。從鼓勵發展多種形式全過程工程咨詢、重點培育全過程工程咨詢模式、優化市場環境、強化保障措施等方面提出一系列政策措施。
 
    全过程工程咨询模式的推行,对改变勘察设计企业目前业务结构相对单一的现状、延长服务链、增加附加值具有重要意义。相比其他专业咨询企业,勘察设计企业位于产业链前端,对业主的意图和工程功能要求更加清楚、技术咨询能力较强,可以充分发挥技术优势,实现对工程质量、工程安全等方面的把控;同时,设计业务涉及工程建设的前期、施工、验收等各个环节,勘察设计企业对工程的认识较为全面,推行转型发展全过程工程咨询服务,也相对更加较为容易。在住建部公布的40家全过程工程咨询试点单位名单中,为工程设计企业约占名单的三分之二。
勘察设计企业需要转变思想观念、管理创新,加快人力資源建设,培养资源集成能力,推进机制创新,推动企业转型升级,为业主提供项目全生命周期的咨询服务,帮助业主降低成本、规避各类风险,实现项目投资价值最大化。
 
    3. 将智能技术嵌入传统基建实现升级提升
在“新基建”背景下,传统基建企业在积极开拓新市场、新地域和承担“新基建”中的传统设施部分的同时,还应将智能技术嵌入传统基建中,并将其作为开拓新领域的重要方式之一。通过产业传导进入各个产业领域,有利于加快既有建筑的数字化改造进程。住建部在2015年和2016年分别发布了国家标准《既有建筑绿色改造评价标准》和行业标准《既有住宅建筑功能改造技术规范》,为既有建築設計提供了遵循标准。
 
    设计企业可以把新一代信息技术运用于既有建筑的改造;将智能安防系统、智能能源系统、智能消防系统等智慧建筑系统植入既有建筑;对各个系统的勘察诊断和优化设计,都要围绕“实用”的特性而展开。在智能消防系统,注重运用传感器(火灾探测器等)、物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等创新技术的综合使用,在公共建筑、文物建筑可以升级机器人巡查,通过综合设计,提高既有建筑的适用性、实用性和舒适性。建築設計企业要审时度势、置身其中,早谋划、早动手,将自身发展战略与“新基建”深度融合,实现自我提升和发展,为企业发展开辟一片新天地。
     结 语
 
    “新基建”时代已来,“新基建”背后蕴含着广阔市场和巨大潜力,但是“挑战与机遇并存,风险和收益对等”。勘察设计企业需结合自身实际,发挥自身优势,把握新机遇,应对新要求,开拓新领域, 在“新基建”浪潮中实现自身发展和壮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