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字化,是機遇更是挑戰

/郭剛

【勘察設計前沿】原創,刊登于《中國勘察設計》雜志20192月刊

3 年前,有一個帖子瘋傳:“據《紐約時報》報道,Uber 預計在 2015 12 月聖誕節前後在中國市場推出新的業務板塊 Uber 設計。”正如Uber運用互聯網技術顛覆出租車行業一樣,文中預言 Uber 也将对建築設計行业造成极大冲击,在 5 年内中国建築設計公司将消亡 50%。当然,这个帖子最后被证实不过是建築設計行业深度调整时人心思变而产生的一个谣言,但是,这也从另一方面提出了一个重要问题:数字化时代已经到来,你准备好了吗?

《哈佛商業評論》曾經做過一項調研,84% 參與調研的 CEO 認爲數字化轉型已經迫在眉睫,將近過半的 CEO 認爲他們當前的商業模型在 2020 年將不複存在。確實,近年來,實體經濟被數字經濟顛覆的例子比比皆是,除了出租車行業以外,商場被電商顛覆、傳統媒體被數字媒體顛覆、現金交易被移動支付顛覆等,數字經濟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沖擊著所有傳統行業。那麽,對于勘察設計行業而言,數字化意味著什麽?

數字化是機遇,爲勘察設計企業轉型升級、實現高質量發展奠定了基礎

{C}{C}360彩票

衆所周知,勘察設計行業本應是技術密集型、知識密集型行業。但是,行業發展到今天,行業的技術含量似乎越來越低。在一些細分行業,勘察設計行業從業人員已經淪落到“白領民工”的狀態,設計師靠出賣“廉價勞動力”換取性價比並不高的收入。在這勘察設計行業,如果不是資質管理的需要,設計院似乎已經是可有可無的存在。爲什麽會出現這樣的情況?除了歸咎于業主和資本的強勢以外,筆者認爲,和勘察設計企業自身技術創新效果不明顯、服務質量提升有限、業主能力進步有很大的關系。

在技術創新方面,近年來勘察設計行業對技術創新重視程度大大增強。根據住建部發布的《2017 年全國工程勘察設計統計公報》,2017 年全國工程勘察設計行業科技活動費用支出總額爲 999.7 億元,與上年相比增加 29%;企業累計擁有專利 17.3 萬項,與上年相比增加 33.1%。從技術發展投入和專利增加速度上看,勘察設計行業技術發展較快。但是從效果來看,勘察設計行業的生産效率並沒有提高,仍舊保持在人均營業收入 100 萬元左右,2017 年比 2016 年甚至還略有降低,技術創新成效並不明顯。

這裏可能有很多因素,數字化程度不高應該也是其中之一。根據國際知名咨詢公司麥肯錫的一項研究,建築業生産力與制造業生産力之間的差距達 50%,而且這個差距從 20 年前至今没有缩小过,其中一个主要因素是建筑业数字化转型太慢,建筑业几乎是所有行业中数字化程度最低的。在服务质量方面,目前大部分勘察设计企业只能提供最基本的工程建设阶段的施工配合服务,至于国家倡导的全过程咨询服务,很多勘察设计企业既没有能力也缺乏经验。在业主能力提升方面,以建築設計行业的上游——房地产行业为例,大型房地产集团大都具备产品策划、研发和标准化能力,本该设计院承担的工作,业主自己做了很多,这种情况下如果勘察设计企业无法提供额外价值的话,盈利空间自然越来越小。

在這樣的背景下,勘察設計企業如果想擺脫“紅海競爭”,一定要在核心競爭力建設方面下功夫,需要在塑造自我業務特色的基礎上,持續提高運營效率、提升服務價值、適時開拓新的業務領域。數字化技術在這些方面都可以發揮巨大的作用。

提高運營效率,是勘察設計企業數字化轉型的基本要求

{C}{C}360彩票

提高運營效率包括管理數字化、營銷數字化、生産數字化、技術數字化等方面。住建部發布的《2016-2020 年建築業信息化發展綱要》中,對勘察設計企業信息化建設提出了 3 個要求:一是推進信息技術與企業管理深度融合;二是加快 BIM 普及應用,實現勘察設計技術升級;三是強化企業知識管理,支撐智慧企業建設。簡言之,就是指管理數字化、生産數字化和技術數字化這 3 個方面。

在進行勘察設計企業管理提升時,如在導入項目管理體系時,我們經常會說“管理制度化、制度流程化、流程表單化、表單信息化、信息智能化”,就是在管理標准化的基礎上,通過管理信息系統的導入固化流程、提升效率、積累數據、輔助決策,從而促進企業管理水平的提升。

BIM 是勘察設計企業生産數字化的主要工具。推廣基于 BIM 的協同設計,開展多專業間的數據共享和協同,應用 BIM 進行設計方案的性能和功能模擬分析、優化、繪圖、審查,以及成果交付和可視化溝通,取得設計質量和效率的提高,已經是勘察設計行業的共識。

技術數字化是指在完善勘察設計企業技術標准和知識庫的基礎上,通過知識管理信息系統的建設,實現內部知識共享,以充分挖掘和利用企業知識資産的價值。

營銷數字化對消費品行業來說更爲重要,通過大數據了解分析消費行爲,開展線上互動和社交網絡營銷逐漸取代廣告,已經成爲互聯網時代的重要營銷工具。對于勘察設計行業來講,營銷數字化重點在于客戶關系的管理,通過建立企業統一的客戶信息系統,按照重要性和發展潛力對客戶進行合理分級,對不同級別的客戶利用各類渠道,開展接觸、維護關系、保持良好的品牌形象,以促進企業忠誠客戶群的形成。

提升服務價值,是勘察設計企業數字化轉型追求的目標

{C}{C}360彩票

在推廣 BIM 應用時,勘察設計企業需要加深對 BIM 價值的理解:它不僅僅是一個好的三維設計工具,用來擴充時間、成本等新的維度信息,BIM 還可以更好地估算項目成本、模擬建造過程、分析建築能耗、優化設施管理,可以應用到基礎設施的全生命周期管理之中。一項針對亞洲 BIM 技術用戶的收益研究表明,盡管這些用戶 BIM 技術的利用程度不同,但 97% 的投資商實現了正投資收益,建築公司同樣給出了積極的反饋,其誤差和遺漏降低 41%,返工減少 31%,項目估算准確性提高 21%,項目工期提速 19%,廢物處理優化 23%。因此,如果有了数字化技术为依托,勘察设计企业开展全过程咨询或工程總承包业务的技术优势会更加突出,能够有效弥补自身工程建设管理能力和项目管理人才欠缺的短板,在为业主提供额外价值的同时,也为企业高质量发展找到可行的路径。

拓展新的業務領域,是勘察設計企業數字化轉型的關注點

{C}{C}360彩票

在城鎮化建設的中後期,隨著工程增量的逐漸減少,如何挖掘存量業務、結合新技術尋找新的發展空間,關系著勘察設計企業的長遠發展。數字化爲拓展新的業務領域提供了多種可能。例如,應用 BIM 技術可以延伸拓展資産管理和設施管理服務業務,通過 BIM 系統抓取的機電設備數據可爲業主提供高效准確的生命周期估算,有助于預防性維修和設備更換等工作的安排。再例如,在基礎設施領域,通過預埋傳感器,借助互聯網技術可以建立基礎設施的數字化檔案,實現對基礎設施運行情況的實時監測和及時維護。在廣闊的智慧領域(智慧建築、智慧水利、智慧交通、智慧城市等),勘察設計企業有更大的舞台。目前,包括阿裏巴巴、騰訊等在內的互聯網巨頭都已經在智慧領域開始積極布局,但筆者認爲,互聯網巨頭更多看重的是提供雲服務和基礎架構,具體應用層面的服務還需要依賴相關領域的專業公司去提供,在這一方面勘察設計企業比一般的 IT 公司更加具備優勢:勘察設計企業更了解業主的需求,多年的工程技術服務經驗也更容易取得業主的信任,圍繞業主的數字化管理需求,勘察設計企業應該可以開拓出新的業務領域。

集團化、平台化是大中型勘察設計企業組織發展的方向。在互聯網時代,平台戰略成爲了很多互聯網公司的選擇。2017 年全球上市公司市值前 10 名中有多家平台型公司,包括蘋果、谷歌、亞馬遜、Facebook、阿裏巴巴等。當然,平台型公司各有不同,可以出售自己的産品(如亞馬遜等),也可以僅僅提供服務(如阿裏巴巴等)。就勘察設計行配套機制的完善,運用數字化技術整合全社會設計師資源成爲平台型設計院,也許會成爲某些勘察設計企業的未來發展方向。另一方面,勘察設計行業內也有企業開始嘗試搭建服務型平台,在整合社會資源、提升自身業務服務水平的同時,探索成爲工程行業“阿裏巴巴”的可能性。簡而言之,數字化給勘察設計企業提供了更多發展的機遇。

數字化是機遇,但挑战也是巨大的

{C}{C}360彩票

企業數字化轉型投入巨大,但失敗率似乎居高不下。據統計,在中國企業實施 ERP (企業資源計劃系統)項目的 20 多年中,總成功率不到 30%。在國外,企業數字化轉型失敗的案例也不在少數,就連 GE 這樣的百年工業巨頭,也免不了兵敗工業互聯網的噩運。那麽,如何才能有效推進企業數字化轉型?筆者認爲,勘察设计企业需要在战略、组织、人才、企業文化等多方面做好准备。

第一,制定數字化轉型戰略。傳統企業都會制定戰略規劃。在制定戰略規劃的時候,往往也會制定 IT 規劃作爲支持戰略規劃實施的子戰略。IT 规划并非数字化转型战略的全部,应该是战略规划的一部分,即用数字化思维去思考如何推动企业发展。此外,数字化转型需要强有力的领导,是典型的“一把手”工程。企业数字化是企业的业务功能、組織結構和运行机制不断调整和改变的过程,是员工的工作习惯和企業文化不断适应数字化、拥抱数字化的过程,必然会在传统企业内部遇到种种阻力。为了突破阻力,勘察设计企业需要做好顶层设计,明确数字化转型的阶段目标,制定实施计划,通过内部培训、外部学习,在企业内部营造数字化转型的氛围,达到组织认同的目的。

第二,完善組織結構。战略决定组织。企业需要完善当前的組織結構,以适应数字化转型的要求。传统的勘察设计企业往往缺乏独立的信息化部门,即使有也更多地定位于软硬件采购和维护。数字化转型需要设立新的部门来整合和推动相关工作。新设立的数字中心不能仅仅把自己定位于 IT 技術部門,需要轉換角色,充當企業內部的顧問,積極與各職能部門開展交流,在充分了解企業管理和業務的基礎上,探討通過數字化提升運營效率、拓展新業務的機會。

第三,開展標准化工作,建設統一的數據平台。傳統的勘察設計企業內部往往已經有諸多管理信息系統和業務信息系統,但是各系統大都處于“信息孤島”的狀態,彼此沒有連通,整體應用效率較低。究其原因,缺乏系統規劃和統一的數據平台是問題症結的所在。在企業數字化轉型時,建設統一的數據平台是一項重要的基礎工作。從某種程度上講,數字化企業的核心是企業數據倉庫的搭建,而標准化建設是一個好的數據倉庫建設的重要前提。因此,勘察設計企業需要高度重視標准化工作,爲數字化轉型奠定良好的基礎。

第四,培养数字化人才,建设数字化企業文化。传统的勘察设计企业以工程技术人才为主,数字化相关人才缺乏,这就需要通过外部招聘、内部培养等多种渠道予以解决。优秀的数字化人才往往是稀缺的,人才流动率也比勘察设计行业要高,因此,勘察设计企业需要完善数字化人才的激励机制,例如,为数字化人才开辟专门的职业发展通道、采用年薪制而不是勘察设计行业常用的产值提奖模式等,以达到留才的目的。在培养数字化人才的同时,勘察设计企业也需要有意识地逐步调整自己的企業文化。传统的勘察设计企業文化相对比较保守,而数字化企业需要一个适应变化能力更快、协同水平更高、风险接受意愿更强的企業文化。在数字化转型的过程中,勘察设计企业需要在稳健和“善变”的文化之间寻找平衡节点。

人工智能、5G 時代很快就要到來,未來數字化會對社會和行業形成何種沖擊,也許很難想象。在數字經濟的大潮中,數字化轉型已成爲勘察設計企業的當務之急。如何利用數字化技術,打造核心競爭力,尋求新時代的高質量發展之路,值得每一個勘察設計企業認真思考。

作者|郭剛,来自上海攀成德企业管理顾问有限公司。

文章爲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中赟國際立場。本文刊登于《中國勘察設計》雜志20192月刊,版權爲《中國勘察設計》雜志社及作者所有。